缺爱,自作多情。

【情色小说家】三百零四封信的空转(5)

  • 完结篇!感谢大家近两周的观看,鞠躬!

  • 这会儿说有点晚了,本篇的时间节点在老师同意同居之前。关于生活习惯房子等背景,是漫画与电视剧混合版。

  • 番外工事中……

“镜子裂纹将美知子的脸切割成重复的三份,六只眼睛疯狂的看着她。打开冷水洗净脸,快速而细致的涂好粉底和口红,将散乱的头发束起。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奏出轻快音节,她回到大厅,若无其事。”

延迟几秒,最后一个句子完整呈现在电脑屏幕上。原以为本次连载工作会因文思枯竭而搁浅,不得不动用东京公寓的租金收入付违约金,但连载的完结篇,正用杂志出版的横向书写方式显示在文档中。轻松得像一个骗局。

修改好格式与识别错误的汉字,咖啡已经变冷,...

【情色小说家】三百零四封信的空转(4)

  • 假期快结束了…赶在开工前写完本篇,昨天晚上完成啦。

  • 明天正文完结,写像昨天那样的沙雕番外的爪子蠢蠢欲动。

自行车事故发生前,久住对性感有着挺翘的胸和招摇的臀的刻板理解。从未接触过事故受害者这类人物,饶恕他,捉弄他,伤害他,又施予爱恋给他。他才算想通性感是感性认识,标尺测量不出它的程度,它是种种特性的结合产物,结合过程中还会发生化学反应。作家是什么做成的?巧克力,安眠药,和一些色色的东西。作家木岛理生,给思春期青年久住春彦的世界催化出一场甜蜜颓丧的梦。

碰面那天新月,即使情景适用于名句,确信您会嘲谑我。独处五分钟,我发现您的和服是租来的。我还发现,您的酒品比以前强得多,或者是在...

【情色小说家】三百零四封信的空转(番外1)

  • 插播一条速写番外,写笑场了,大家姑且随便看看。

  • 好像很流行这样的发布方式! 


番外 鬼岛老师的素材收集

收拾电脑文件,看我找到了什么!2016年的新年明信片!

在刀剑坑里有段时间喜欢做照片故事,出坑时都隐藏了,刚才在硬盘里看到还挺有意思的。2015年。2018年要过去了,我又有什么变化和进步呢?

为什么还在原地踏步呢,人生的瓶颈我要如何突破呢。

如果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

【情色小说家】三百零四封信的空转(3)

  • 十一假期快乐!

  • 上一章通篇过于拗口,随着木岛老师的纠结而纠结。应该有更好的表达方法吧!


“哥哥,城户先生的电话!”

“不欠文稿,不要样刊,不去东京。”遗忘在书桌下面的手机显示未接来电,沉默一阵,到餐厅接电话。

“什么事。”右手持听筒,用左手完成吸一支烟的全过程,骨折时养成的习惯。

“你给《密语》杂志社的投稿,没有回复邮件,也没留联系方式。不记得了?对方说很长时间前的事。知道你在樱桃社写作,找到我联系你。”

“我会联系他们。”

“你……”

“没有,想练习打字。”

“这样啊,乡下生活还好吗?”

“嗯。”

长久的静音。香烟燃尽,木岛挂掉电话,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邮...

【情色小说家】三百零四封信的空转(2)

  • 真是,吓到我了!

人群是孤独感的放大器,住久通常在早高峰前半小时出门,悠哉游哉到附近超市寻找早餐,踏上电车时,由赖床的学生、在穿衣镜前纠结套装的年轻职员、被妻子强迫喝完酱汤的头发渐疏而职位不升的大叔等等构成的人潮涌起,先行一步的自豪和轻松油然而生。

透过公司开放式办公区的玻璃窗能望见东京塔,窗边是一排报刊架,各类纸媒一应俱全。开始工作前在铁塔衬托的浪漫晨曦中浏览新闻和文艺评论,待电水壶开关弹起,咖啡渣留在滤纸上,新的一天正式拉开帷幕。久住在广告代理行业崭露头角是因为他总能给客户提供额外服务。准备投放的文案已千锤百炼,经他略微调动词句更可激发消费之心。他说,从无到有的凭空写作无法胜...

【情色小说家】三百零四封信的空转(1)

  • 官配

  • 随便写写

木岛老师,见信安好。

现在是一点十分,十二点钟回到住处,泡在浴缸里时重新拜读新作。人妻教师的设定,以及意识流般的爱欲描写真是令人欲罢不能啊。直到水温变冷,我才稍微冷静下来,坐在写字台前写下这封信。

我已在广告代理公司任职,这一点之前和您讲过了。也许没有办法从您这个与时代脱节,任性的欺骗其他人并以此为乐趣的恶劣的空有前辈名号与年龄的家伙处得到任何建议,但姑且谈谈我最近的生活,无论您是否想听。

上周一家经营二手家具的商店希望本公司帮助他们在适当的地点投放广告,我便到商店去调研,从五十年前的留声机到宜家产品均有在售,秩序井然的布置成房间模样,看到一张...

由300稿酬联想到的…

今天发工资了,有一项是7月稿酬300元。

这是6篇文章的钱,硬性规定必须要交,在办公室打杂,这活儿自然从综合转移到我头上。其实没有字数要求,写300字交了的部门大有人在,但我总觉得对不起读者。

这种文章有人看,比我的lofter看的人多,主题总是开展了什么工作举办了什么活动取得了什么成效。多数时候我自己拖过一本书,读一遍,就举办了一次读书活动;开例会时蹭几张照片,配点看似那么回事的文字,便是一次研讨会。想到这里,上周二座谈会提到了要学习国学,国学博大精深,凭我一编之力活动必然完美收官而不得,只好诉诸百度。有意思的是,我经常看某栏目中的读后感,发现许多人百度都懒得向后翻两页。

企业购买的是...

【ES】百折不挠再起不能

  • 题目是真绪睡眠不足,第二天没能准时爬起来工作,的意思,大概。


回复完工作确认邮件,发现手机的未读信息提示已经快将电量耗尽。

“已经和朔间前辈联系好先将凛月拎起来,早上八点先去接你再捞凛月,一定带齐行李!”小杏依然可靠。

“能不能晚上开工,或者不开工。”“人呢呢呢呢?”“好我开工…晚安,我要长在土地里的玫瑰花。”凛月却不再任性。

窗帘的缝隙中透过凌晨四点的靛色,桌边的绿茶冷透喝起来很涩,高中时代习惯了睡眠不足,思维有些乱而已,想要一个冥想盆。高中二年级像被施加过黑魔法,时空变化成潘洛斯阶梯,学生会,梦幻祭,Adam。可能也要遵守能量守恒定律,三年级的学生会长生涯压缩成一张纸片,...

要关服了,将希望寄托在暂时这个词上,希望星幽界还能回来。

平日沉迷工作周末全然睡觉,好久没登陆过。情怀不能当工资发,我并没有底气说第一句话。

要感谢爱与正义的二群。去年某天我妈又声情并茂的他人谈起那个持续二十几年的话题,当时刚到现在的单位工作,被质检无端扣钱,受同组的人欺负,还全部被归为我不好,“为什么不扣别人欺负别人呀?”

二群有个盆友说,家长这样讲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认为他们是对的。

突然找到了症结,自此开始反抗来自一些同事的欺负(总有一些人,会无端的欺压他人,特别是在这种大部分人心理不同程度扭曲的单位)。现在还是要防被坑,但已脱离了单方面的受压迫。本来也不可能和平共处,不如坦诚一点...

©Prologue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