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关服了,将希望寄托在暂时这个词上,希望星幽界还能回来。

平日沉迷工作周末全然睡觉,好久没登陆过。情怀不能当工资发,我并没有底气说第一句话。

要感谢爱与正义的二群。去年某天我妈又声情并茂的他人谈起那个持续二十几年的话题,当时刚到现在的单位工作,被质检无端扣钱,受同组的人欺负,还全部被归为我不好,“为什么不扣别人欺负别人呀?”

二群有个盆友说,家长这样讲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认为他们是对的。

突然找到了症结,自此开始反抗来自一些同事的欺负(总有一些人,会无端的欺压他人,特别是在这种大部分人心理不同程度扭曲的单位)。现在还是要防被坑,但已脱离了单方面的受压迫。本来也不可能和平共处,不如坦诚一点。

崩坏的史塔夏比所有人清醒。

评论(2)
热度(1)

© Prolog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