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坑的后记

  • 其实2月2号就写完了,今天才发完,因为半路过年,之后沉迷unlight,忘记了。写完了就算平坑,发与不发似乎没太大区别。

  • 但这篇后记一定要发。

想成为人类的加州清光的本丸宅生活算是写完了。一共7W多字,对我来说破天荒,自认为没有废话。

本篇中的清光写得足够多,多到我都无法去概括总结他的心态。从单纯的对人类之间的爱的好奇,想要爱,想要人类对人类的爱,到客观上想得到人心。

在前篇的卸任事件中他曾怀疑过自己的人生规划——不能砍的刀得不到真正的爱,不出阵当然没有砍的机会。出阵队确实没有他的位置,只能在本丸当死宅,人又少,当近侍吧!在错误的理解中爬上审神者的床,向他索取想要的爱,当时还不懂得爱是什么。

正巧碰到了审神者铃,这位在沼边溜达好久且没意识到身边是个沼的审神者。果然掉下去,当真爱上清光,以人类对人类的感情,认同他当人。铃自诩了解人刀殊途,却根本厘不清刀还是人的问题,清光私下召唤安定,改出阵表,护短儿,对于一些审神者来说简直是无视主人的僭越,而铃全忍了,因为他将清光当成人类去爱,同时记得他是刀得让着他。

想当人的刀不被刀所理解,从出阵队关于扣工资的闲谈、歌仙的调侃、安定的礼物,等等,能看出大家有意无意的不将他当成同类。大总管清光在本丸中是孤立的。在餐厅的吵架中明确说破这一层,且尽力压制对审神者的信任危机。

他的发言相当刀属性,加州清光首先是一把刀。

大和守安定同样,首先是大和守安定。

本篇中的安定抱着与曾经的小伙伴再现往日战场上的风采的希望来到本丸,却发现小伙伴不想当刀了。

“我可是要再现冲田君的凌厉一击的。”

“好(我改出阵表)。”

在进主力队之前铃对他进行魔鬼训练天天重伤,有和清光生气的因素。清光是聪明人什么都不说,毕竟理亏。而进了主力队分分钟变脸,说你欺负我的小伙伴是不是看我不顺眼。铃拿出主人气魄,服软。

安定日常各种找别扭,放弃式生活方式,重伤就重伤,刀解就刀解。当然是有不被破坏和刀解的自信,清光在护短儿呢。逐渐也觉得日子过得不错,只是过得太好了,不是那个也不是哪个。刀没拿回来时他坚决不穿队服,明确的说没脸穿,用的刀不是大和守安定,其他无从谈起。

刚进坑时看到过有作者将安定比喻为铭和碑,我不敢苟同。

安定就是安定,是一刀五个的锋利家伙,是追寻武士道精神的队士,是活生生的独立的人物。

冲田君之于安定,可爱之于清光,都是发自内心的无意识,和人必须吃饭睡觉的概念一样。

我是刀粉入坑,我流设定是本丸背景,审神者有相当的存在感且能对刀剑有所影响。审神者本身是要劝解和稳定他们的存在。向前看不等于忘记过往,在被抚摸时,安定会问,是被爱着吗?最爱我的人是谁?欢迎回来。为下一次战斗准备吧!谁说他不想要爱呢,而且要的是更纯粹的完全出自真心的爱。

重复一遍,向前看不等于忘记过往。

清光问再多次可爱吗,说再多回要爱我,一年过去知道谁最重要了吧,可是从没说过一句审神者我爱你,连类似表述都没有。在这一点上,他们两个非常统一——想要爱,可是付不出爱。没有付出爱的能力了,或者说他们原本的爱早已付出完毕,再也没有剩余的一丝一毫。

能给审神者的是来到本丸之后新生成的爱,不是刀剑对主人的爱,是人类之心产生的对人类的爱。具体到本篇里清光说,分辨不出是不是爱,因为他还不很了解人类之爱。能不能生成,全看审神者的能力。我当然可以想办法让他们开心起来。

我的本丸空间的世界观中,以前清光见过安定但安定没见过清光。而安定直接认出清光,握住他的手说,再一起上战场吧,发现他的心思全在当人上,不支持也没反对,还是会关心他。清光知道后来安定过得不好,所以想让他也当人然而失败,就找机会让他进一队——不再是幕末时代,砍砍溯行军而已,当然要在一军出阵得回一堆誉。

这是他们的自信和骄傲。

铃对安定的态度恶劣,可是让他进一队还满足喜欢巧克力的嗜好;在聚餐中安定故意给铃下芥末,关系变好了呢,笑。安定不是大魔王和冰冷的石碑,是温和可爱的孩子,战场上铁血的钢刀,面对审神者的好意就算不能真正开心起来,总会过得好一点。

因为在我流世界观中,大家都知道自己并不是历史上的那一个,而是事件与记忆凝结成的,在本丸中以审神者为老板的,可爱的热爱生活(?)与生命的大家。

非常感谢大家,再一次的,表示感谢。

评论
热度(8)

© Prolog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