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总结……

收拾乱七八糟的文件夹,乱七八糟的一堆文,好多我都不记得了。借用模板总结一下,大部分是连载里的。都放一起发现问题相当大,争取在新坑之中改掉吧。

有些文写得不好而热度高,必然有它高的道理。

写的好而热度不高当然见过不少;而写得不好还觉得是大家不理解自己和懒得看,就是自作多情和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简称自不量力。

 

第一题 开头

摘取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器物经百年,得为精灵,称之付丧神。九十九为百减一,若将这物件用上九十九次,是否也有生命附之于上呢。

显然一期一振没听到审神者的心声,“主殿,这一小时施放的灵力足够召唤三日月大人,但您面前的是一把菜刀。”

 

审神者中心《审神者的社交恐惧》

 

第二题 结尾

摘取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安定抬手解开看手机时被系上蝴蝶结的围巾,记起那个密布花蜜味的深夜。清光悄然钻进第一打刀房间,摸到自己的被子里。被长谷部赶出去之前的细碎耳语总结起来,在说一期兄劝他协助探侦行为的理由是,他们的审神者的一生,将全托付给具体到这个本丸的,已经到来的和将要到来的刀剑们。

冬至站在镜面前回身笑着,招呼快点走。背对星光,乱流吹得他眯起眼睛,更看不清沙色的瞳中的情绪。

 

审神者中心《一期兄无用的探侦行为》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清光手肘撑在扶手上,指尖按在眼梢梦呓似的,“光忠你想得太复杂。我只是怕像安定——不是他——那样死去。器物的精灵被当人看着长到这么高,喂他吃饭教他剑法帮他穿上队服,怕他受伤装备防具,冬天嫌刀架冰冷藏进被子,夏天覆上纱帐不让蚊虫吵他睡觉。最后啊……当刀有什么好,断了还能活一会儿看别人没有它时如何活着;都活得好还能安息,多数时候活的不好,人也好刀也罢全默默死了。”

“清光!”

“当人多好,情愿不情愿的,死了至少落个清静。我不是你刚才喊的清光,在你印象…想象中的那个,不可能说出上面的话。我一早知道我不是它,私下召唤你出来时也没将你当成它,但终归是大和守安定,一根筋,不开窍,永远升不了职的科员。”

“照你的说法此空间所有的我们都不是我们,换个维度又不可否认的是。”长谷部想在胸前划十字。

 

主清《你可知道近侍是本丸最烦的职务没有之一》

 

其实鹤丸不说,落地时便看出这里是历史的镜像,索性不看低头猛冲。走廊的电子表显示着百年后的日期,电影电视里那些熟谙的名字是陌生的脸,一切山形纹物件都像玩具纪念品似的——时间这部机器,将鲜活的过往压成单薄纸片一刻不停,定格为文字图画,放在书架上发黄腐蚀。

依靠虚妄的凭吊度日,身上的浅葱色与大和守安定之名,统统辜负了。

疾行至战场中间点长谷部停下脚步,“从这里开始找。”透过夜色竟见安定眼圈发红,“……清光让你来的?”

“他说好像挨了一重击,心被划开的样子…是说清光。铃让他好好活着。”

“什么?!”

“死要见尸。这是我说的。”用手甲狠狠抹眼睛将泪水塞回去。

端详安定整齐的队服和手中本体良久,“你哭的不是审神者铃。”

“就当是吧。”一脚踹开半掩的纸门,声音深处劈裂的,“……例行检查!”

 

主清《本丸来了惊吓鹤》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

代偿心理。

清光咬碎这个词,汁水四溢,是化工产物伪造出的甜味;正在享用的爱,是审神者原本的加州清光来不及拿走的部分。小团小团的口腔皮屑堆积在喉头,干涩发苦讲不出话来。刀和人没两样,在破坏和死亡发生时,生命爆燃的火光将他们的不完美击出体外;在树下掩埋碎片,收拾骨灰到坛子里,不完美的身体也消亡了。余下的部分钻进记忆中枢,是会播放幻视的寄生虫,将不美好不可爱的印象挖出,再编织理想情景增补空白。没有刀比折断的更趁手锋利,没有人能打败一个死人。

清理完角落里的灰关闭电源,噪音戛然而止处,散乱的思绪归为一线。人类的事不太理解。可就算是刀,作为替代品的胸中巨石,压得心脏疲惫搏动,装作无知和不介意用低劣的表演粉饰这块巨石。

刀劈不开石块,如果它是啃噬着心的黝黑怪物该多好。

 ▶

“让我见见他吧……真是漂亮的布,清光爱打扮,会喜欢的。”

“安定和清光认识吗?”

“认识啊,清光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刀。打架很厉害,喜欢撒娇粘在身上像八爪鱼。”

“诶……清光出阵完了跑远征,早晨帮我穿衣服,晚上回来得早还做饭,不太好吃……”

“是吗?会照顾小孩子,那可真是有出息了。”

“……”

“想哭吗。当年我也哭得惨,本体生出锈斑。知道冲田君吧,我们的主人……曾以为我的眼泪在清光折断时就用尽了。”

“别哭了安定,清光最讨厌哭唧唧的家伙。”

“他是听烦了听怕了哭声。”

 

《一期兄无用的探侦行为》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见惯世间众人的喜悲祈愿,求而不得,聚合离散,认定人生既是如此。因过往坎坷前路迷茫,在人群中强忍泪水的男孩子、女孩子、青年人、发福的中年男性、用粉底掩盖皱纹的女性、迟暮老人,许下明知无望的心愿时,他会虚抚他们的头,叹一口气,生而为人,幸甚,甚苦。

 

一个大太刀安定的梦境

这才发现基本上没描写过人物,凑上一段。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推门离开手入室,雨还是绵绵密密。一条蚯蚓爬出土壤带出几粒泥,千百条蚯蚓翻出的泥土味被雨激到半空,鹤丸用力呼吸,有点腥,富含生命力。不小心踩扁一条,蠕动几下不会动,大概后天就能烂在原地。

真是脆弱。

《审神者的手入时间》

 

八点三十分,天气晴好得不屑一顾。

《本丸来了惊吓鹤》

 

第七题 接吻与H

 

即使外貌不像,面对面时却像照镜子,照着照着无端吵起来。吵够了或者吵到无解,抱在一起,撕咬似的血味的吻,挥着刀剑拼出你死我活的情爱。用尽力气躺在互相剥掉的零乱衣服上,喘息着,喘息着,在再次变冷之前继续拥抱。

我们在消耗彼此的生命,所以,分开吧。活下去。

 

冲田组《在腐坏之前拥抱》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加州清光有点晕。

特别是一串说不清是何物的小妖抬着整盆的煮土豆、似乎没烧熟的炖肉和装在铁桶里的米饭鱼贯入前厅,随便丢在铺地的草席上,给他带来今天第三次的精神冲击。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况且四下一个人也不见。四壁均是裸露的青砖,墙角砖缝青苔覆盖,水缸边更加阴暗潮湿的地方还歪斜着几簇蘑菇。向上看,大阪地下城一百层制霸的条幅挂在门框上,是这间厅堂唯一的,家具。

正不知所措时终于来个活人,认出是方才被派去寻找马匹的队长。“别愣着,给你三分钟吃饭,然后跟我去手入室帮忙。”歌仙从地上捡起一副餐具抖抖水,盛满一碗饭就着盆吃起土豆。


《Fighting!变强吧★小清光!》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写出有意义有美感的文字来……并且还是想写搞笑。

评论
热度(9)

© Prolog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