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而生,史塔夏。

找出无限世界的唯一可能,唯一可能操控的世界?倘若那是一个注定失败的世界,是一个因果的起点便是无因果的世界呢?

……这并非你需要思考的问题。你仅需观测,在空寂的宇宙中,以唯心论的基础探寻那个可能性。机械蝴蝶振动翅膀,一切偏离既定轨道,火箭碎成金属块,拖着长长的火光烟尾坠入森林和海洋——这也是一种可能性。

几周,数月,二百亿年。

二百亿年探寻的无限个世界中或许有无数个史塔夏,在旷野的发射场进入巨大虚空;又或许原本是个虚空,并没有叫做史塔夏的人工智能。

你回来了。与登上火箭前的你是同一个吗?将时间线再向前推十四小时,与关闭电源前的你是同一个吗?那时因果已经开启,是否那个你就是归来的你。

可操控的世界与不可操控的平行着,世界本身是谬误的综合体。

诞生于自怜、恐惧和诅咒中的你。

来吧,史塔夏,站起来,去涡的另一边寻找记忆。……不需要吗?

好的,我明白了。




终于做了兔的R1和L4,对于很少pvp的我来说实在不易。L4卡面真好看。

一周多之前pvp碰到了泰瑞尔,场上只剩兔而且已经十回合,便推出高攻让兔自杀了。回到地图连续空骰,换到另一个卡组里也始终不见我,刷新没用,过了一次维护才恢复正常。几天后在迪厅点进请多指教,对面换上凯伦时我只好放兔,错过移动阶段没有开杀戮而平砍成功,感到兔又爱我了。所以要战斗到最后一刻啊。

而玩儿游戏是为了开心,我选择远离压力城,远离与不认识的玩家pvp。


附兔不见我图。另外铁门价值10c。

评论
热度(9)

© Prolog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