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中立的中立导致的混乱

翻翻隐藏了的子博客,是从去年这个时间开始写刀剑同人。往常全隐藏等于出坑,而后来慢慢捡起矢量图,这两天在做新的。此时恨自己没出息,被各种雷劈得外焦里也焦,弄得心塞气短,在签名下加上很无趣的同担拒否,还耗在坑边不肯滚。

生来厌恶极端。总结起来有以下两种:在本丸开追悼会,温和可爱是强颜欢笑;抛弃过往,审神者我爱你没你活不了。偏偏这两种理论占多数,不分伯仲的不高级的黑泥同人设定。极端情况下的极端艺术表现确实更有冲击力,可是呢,引用老伙伴的一句话——同人不就是图个念想嘛。若是这样的念想,感不到爱。爱的不是角色,爱的是炫技、自我满足,和评论上无差边出现的“一口玻璃渣”“好虐心疼”之流吧。

我对历史事件与人物有天生的不可说感,敬畏之极,在同人之中不提起、不书写、不评论。因此一直在审神者与刀的前提下讨论些类似伦理的问题,自觉讨论出了点成果,从写作方面讲起承转合前因后果中心思想都不缺,编得挺圆。

找到一段之前连载中的话,算是下定义的表达方式。我的审神者与刀剑关系论全在这里。

“刀剑的职责是出阵杀敌,用武力等价交换来维持身体的灵力,仅此。审神者年纪小,照顾和教育他;审神者有其他需求,适当满足他,全是额外给予的——我觉得是恩惠。”这回铃错开视线观察桌布,便放下桔子更直白的讲,“黑信使上门和强制卸任通知书,刀剑们无能为力更不会向主人确认。维持运转正常,百分之百是审神者的责任。”

“本丸主人四个字,可不是美丽善良帅气强大这些形容词能撑起来的。”

曾经在私下的聊天中说,如果安定真像一些同人里表述的那样,审神者少女们必然很快对他失去兴趣,自以为是的所谓开导哄劝也不会再有。还有那么多,会担心她着凉、随时在等候、不要吃胖了的刀剑们呢!少女心演化来的圣母心不过一朵剪枝花,泡在营养液里也活不长久。另个极端还不如上个,老掉牙的玛丽苏杰克苏。

 

暗黑本丸?这里不暗黑不必考虑。

审神者变暗黑了呢?一刀砍死。

你们暗堕吗,故意破坏吗?丢人,别说原主,连刀工的脸一起丢光。

我的本丸世界观是以上三点。始终认为刀剑和审神者之间有微妙且巨大的冷感与隔阂;之于原主的过往之事,我家的审神者一概采取回避态度。

 

表达对原主的眷念、对审神者的信任,有许多种方法。我们亲爱的阿官在图6做得很好很到位,思路明确逻辑清晰,两方面兼顾不触雷还挺燃。再观极化的设定,我混乱了,这要搞个大新闻?等等,回想怎么办,音乐剧怎么办,时间线还好吗?单说极化,回到过去发现原主手中没有自己,这不是典型的外祖父悖论吗?难道要玩儿平行宇宙理论?想玩儿请先将回想情节等硬件理理顺,突然抛出,只能想到常用一张图出许多周边的阿官,想挽回逐渐去玩儿其他游戏的用户。

在p站看过一张图,清光一家和安定一家。胁差清光和胁差安定的设定是,展出于博物馆,感受到参观者的思慕而产生的九十九神。

很平淡的一句说明,我却哭出来,不算哭,掉了几滴眼泪,止不住的掉。

事件和记忆的结合体。自己的记忆,其他人的记忆,被当成自己的记忆的其他人的记忆,或者没有丝毫关系,生于祈愿的九十九神。

极化像是收网。一个个攻略本丸的刀剑们,看到历史再来对审神者表明忠心,外加一点所谓的细思恐极。我所喜欢的,正史野史传说混合而成的背景、审神者与刀剑间亦亲友亦战友的弥散着温柔哀伤的感情,都不见了。变成了俗气的商业套路,无论搞得如何高大上如何符合用户心理如何将玩家抛上来丢下去大喊官爸爸,也还是无趣的套路。

本来就是很商业的游戏吧,怪我想得太少又太多。以前用逻辑正确的方法推论到一个结论——阿官默认所有的审神者都爱清光。最近在UL群的深夜爆照时间两次发现背景里的小清光,有时错屏发了小清光到群里,也会有人说好可爱,晒出同款小清光,本丸的满级小清光,截网页填充说像不像清光的外套。我是刀粉入坑,被nico弹幕的一片红刷进来的,按理说应该爱来得快去得快。然而还在捞tag,没什么吃的,爱去得快的人比我多。

点点点的游戏多得是,比拼语音立绘卡面,活动不停卡池翻新激发玩家的收集欲。有点理解阿官的大新闻心理了。

评论(4)
热度(6)

© Prolog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