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眼

1

雨果没有队友,人偶是沉默的人偶,穿一身古斯塔夫的衣服两条小腿儿走得飞快。被她,或者说它落下几百米,不着急追,与偶遇的妖魔怪物说说话。

“听说你们曾是没能守护家乡的战士?”

“制造出来得到心智可是失去主人,只能在荒野游荡吗?”

“与爱马一起化为白骨了啊。”

家乡是用来毁灭的,主人势必会被遗忘,难道你还记得老掉牙的骑士精神。全部无所谓,统统去死吧。

 

2

谁都知道她的胜利几乎是假的。

人偶有挺多衣服和娃娃,衣柜装不下,将一顶桂冠拿出来放在桌面上。古斯塔夫向桂冠施放诅咒,小而尖利的嘶叫,它滚落在地一分为二,二分四,四分八,无穷无尽。然后人偶可以拿起古斯塔夫的手提娃娃。

几乎不等于全部,古斯塔夫看到娃娃的指尖绽出微型诅咒,想起胜利时送给对方的花。

 

3

“我对大善一无所知。敬爱的智者,请您去继续挑战龙鱼。”早上人偶换回小裙子,从玻璃盘子里拿一个苹果切一半。

 

4

面前是一片密林,跨入其中深夜会立即转换为午后,碰到美丽危险的极乐鸟,它们的歌声和羽毛像盛夏深潭的涟漪。

苹果。

树林的边缘线上放着半个苹果,切口的果肉还是白的,正在慢慢氧化。

踏进树枝落叶尸体和泥土的领地,昼夜更替,树缝漏下的阳光让他误认为此刻是破晓时分。

 

5

斜顶玻璃花房里史塔夏在对一只蜜蜂进行凝视。她看到雨果捡起半个苹果,人偶吃掉半个苹果,古斯塔夫挥动灭龙叉,风卷走桂冠的粉尘遗骸,白骨和铁铠和银哨兵。

一只复眼中有五千个世界,哪个世界是可以被操纵的世界呢?

 

6

花房的另一边波蕾特摆弄照相机,钻进黑布向茶桌方向喊,笑一笑啊姐姐大人。

艾莉亚娜很高兴能有空闲时间与艾莉丝泰莉雅坐在茂密的花丛旁喝茶,虽然花开得太鲜艳香味太浓,时不时有蜜蜂围着蜂蜜蛋糕嗡嗡转。

艾莉丝泰莉雅记得红茶的评价标准,上层阶级的礼仪,要对着镜头摆出怎样的表情。也记得花丛和香味和蜜蜂,和叫做感情的东西。

 

7

什么正确的历史和兜圈子的感情,连同此时此刻这个花房,全是些闹剧。将蜜蜂握在手心,无聊的打个哈欠。

自动门轻轻滑开,有趣的事情来了。

笑得天真邪恶,像当年的坏魔女,“你的妄想,都是我创造出的世界噢。”

8

与人偶失散后迷路了。天空贴着一丝一丝云彩,将它割成一万份,不知道哪份是这个世界的天空。

没再碰到妖魔怪物,单调的向前走,这是哪里无关紧要,可能已经走出世界的边线进入另个世界,同样的湖和雾、村落街道墓地,一模一样而有不同因果的世界。反正都会死,因果更无所谓,乏力的向前走。

面前又是树林的边缘线,放着一颗拳头大,红色的果实的一半,切口的果肉还是白的,正在慢慢氧化。

它的名字是什么?

天空掉在地上,一万分为二万,二万分四万,四万分八万,无穷无尽。世界忽然黑暗。

 

9

你们,还在相信这个世界吗?

抖抖裙摆上的露水,在人偶面前张开手,完整的蜜蜂尸体,完美的口器和携粉足。人偶摇摇头,让史塔夏将蜜蜂送给古斯塔夫。

评论
热度(6)

© Prolog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