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要来一段早餐后的闲谈吗?……好。

昨夜雨很大,好在雷声远在森林之外。树叶撕裂开的气味有点像血,令人愉快不是吗,小姑娘。风钻进窗缝打扰到你的睡眠所以现在很困?其实每天都很困吧,我像你这个年纪时,在吵闹的声乐练习室都会睡得很沉,在教室反而没办法睡。

……?

没错,会在无聊的历史课上被揪着耳朵拖起来。早餐全程坐在你身边,夺走果酱黄油和枫糖换成优格的家庭教师?如果她能放松表情,打个哈欠笑一笑,绝对是能够出镜的美人。去学校还不得自由真可怜,我想睡觉呢,躲到背光的角落就可以啦,毕竟不能用整天的时间盯着我。

咦,不去学校的?确实,昨天我乘坐公共低空飞行器到森林边缘花费两小时四十分钟。寄宿制学校可以考虑,但扛着血液冷藏箱住进宿舍,会陷入尴尬吧。

我的高中是专门培养偶像的私立学园,大家会在休息日到不远处的海边。晃眼的沙子亮蓝的天,想想都要晕倒。我会在晕倒前找好地方睡觉,红茶部活动地点的沙发很柔软,如果那时有现在你装在衣袋里的枕头毛毯便捷套装该多省心省力。振作一点,来喝杯添加薄荷叶的红茶,有成百上千年可以用来睡觉。在学校的时间大部分在睡眠中度过,有些可惜。

……

队友们,同学们,可爱又麻烦的人们。能混在一起的有限时间还在睡觉,现在回忆起来当然会可惜。

今天的报纸?多谢女仆小姐,请放在茶壶旁边。娱乐版专门分出来给小姑娘且不要让家庭教师知道,请我帮忙预约兄长的演唱会的特等席?真有趣。

原来小姑娘喜欢我的兄长啊,我却不认为淡定的以十字架项链为装饰,彰显过激背德的行为方式有任何过人之处。对于人类可能很有吸引力,生存在昼夜交替缝隙中的放弃血液的吸血鬼表演家。觉得他的新搭档相当有个性?自称高贵的狼人吸血鬼,呵呵呵,十几年前还张牙舞爪的要惩罚我,我说请去找兄长报仇。碰面的结果像以前一样,站在舞台上踩着音箱制造电子噪音,这不,本季度第二次照片占据整幅娱乐版。

刚才头都要碰在桌面上,看到演出信息立刻精神的吃樱桃酱司康饼,真羡慕你们年轻人。发卷缠到一起了,女仆小姐请拿镜子和梳子来。时刻保持端庄的外貌,这是作为偶像的基本礼仪。抱歉,你并非偶像,但可否有兴趣加入我的旗下,喜爱观看现场演出的吸血鬼少女是不错的卖点,追寻前辈的脚步开启偶像之路……啊啊,再次抱歉,请不要生气。

比起现场演出更喜欢电视剧吗,嗯,嘈杂的地方很危险。所以我要站在台上演出,至少比台下的人山人海清静得多。

电视剧很好,影像不会变,他们不会老,不删除数据不会消失。有段时间我沉迷于某些剧集,刚才说的,甚至会跑到我家拖我起床的人,参演过很多电视剧。心血来潮打电话,快半分钟才应答好不容易接通,背景的爆破音吵得我头痛。我几乎喊着问,你怎么同时演这么多电视剧?问完想通不用问,继续喊,又是没法拒绝之类的不算理由的理由吧!

“到我上场了,再打给我啊,哪里都找不到你的号码。”

竟然将我的电话挂断了。

这部电视剧收视率达到了17.3%,姑且原谅他。小姑娘看过新年礼花吧,腾空,绽开,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等过了午夜彻底沉静,也倦怠得只想穿上绒睡衣缩在壁炉旁喝一杯原味血浆,懒得穿过屋子去拿正在充电的手机。

……

感兴趣?90年前很火爆,现在还有资源可以看。我有整套影碟,亲笔签名的限定版,可是能播放它们的设备在高能耗电子设备清理行动中被销毁了。过些年当上编剧,辗转请我参演。我喜欢看他们的演出、报道,和综艺节目,始终拒绝见面。那回我却尽量打扮一番,半长风衣圆礼帽与深秋落叶很搭配,下榻酒店的大堂有大面积玻璃幕墙,夜色使它能当暗色的镜子照。毕业后的时日对于吸血鬼而言太短,我依然是毕业照上的样子,入学典礼上的样子,这套衣服只能让我看起来更像兄长一点。最终放弃了,回到房间打开电脑,推说没有血液补充动弹不得只能语音通话。电视剧的拍摄地是普吉岛,饶了我吧,将这个工作推给偶尔邮件联络的前队友,他是真正的小少爷比我适合角色。通话结束前问我,身体状况如何?离得不远,如果有需要的话……直接点击右上角的叉,不想再听他不分时间地点的操心发言。

右上角的叉嘛,87年前还是要点一下才能关闭对话框。

你问见面了没?秘密。

最终见到他的地点,总算轮到被操心,我居然松了一口气。融在黑夜里悄悄潜入,有影子的地方便能到达,但我畏惧玻璃那边仪器上异常清晰的光点,冷漠的显示有限的生命,超出吸血鬼的常识,太可怕了。灯光很亮,白花花的照不远,这面玻璃依然十分诚实的反射我的样貌。你懂得吧,我不想让任何队友、任何同学、乃至从小将我从睡梦中拖起来的人,见到我的理由。

……

家庭教师女士,日安。您的脸色过分苍白,若不习惯鲜血微甜的金属味,可以选用浓缩血浆胶囊。原谅我的失礼,请问,您对于小姑娘在您的生命走到尽头的瞬间,将隐藏的尖牙刺入颈动脉,使您从一位老妇人变回青年之事,有任何想法?

因为不会孤单,不怕这漫长的生命吗。

那么我可以落实我的后悔。认为不可以帮他做出决定,站在玻璃之外眼睁睁的看着仪器的灯疯狂闪烁,在急救的混乱开始前跑掉,第三天在报纸上读到仆告。对他这种摇摆不定的家伙,应该强塞过去一个既成事实,会在醒来时皱眉叹息,对着镜子里变回早年的影像说,你又在搞什么要考虑别人的感受,而心里无奈的接受并隐约在想得救了吧。

小姑娘要去练习乐器吗,我擅长钢琴演奏,务必让我同行。还想学习声乐?没有问题,别看我曾经多半在各种地方睡觉,作为偶像可是相当受欢迎,比几乎没时间睡觉还要打扰我睡觉的家伙,还要受欢迎噢。

—end—

评论
热度(18)

© Prologue | Powered by LOFTER